墨白

同名小号

【与月朝夕】4、伊

*执法部队私设

*几乎没什么乙女向的元素,更多的是在写一个墨白的单人转,故而没有打三日月的tag。如果觉得我占了乙女向tag的位置有所不满,那可以跟我提出

墨白拉着水玄从时空政府回来时看起来气坏了,嘀咕着“不可理喻!”“一群疯子!”“有没有脑子!”冲进客厅灌下一大杯凉白开坐下脸色看起来阴沉极了,水玄看起来也不太高兴皱着眉, “那群官员都疯了。”“老爷爷能问问发生了什么吗?”三日月喝了一口茶笑吟吟的。“不能。”墨白狠狠瞪了一眼三日月,又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不应该把气撒在无辜的三日月身上。揉揉眉心“对不起。我控制不太住自己。天啊……”
“哈哈哈,没事没事。”三日月还是笑,一点看不出生气的模样,“小姑娘有秘密也不奇怪。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吗?”“对,很大的问题。但我不能告诉你具体问题。”墨白点头,“我们要保密工作。”
水玄吐槽她“你怎么把我们的工作说的像刺客一样。”“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掏出袖剑给你一个痛快。”墨白看起来心情好了点,“对了,你有没有听到他们说最近时间溯行军不太安分。已经有几位审神者的本丸被毁了,五位里四位都选择接受赔偿回现世了。”她说这话时有意无意看向三日月似乎在观察他的反应。她不知道她想在三日月脸上看到什么神色才满意,但三日月毫无反应,她也说不上她是满意还是不满。

“明宣那边怎么样?”明宣是部队总队长,这次站的激进派“被压制了吗?”“谁敢压她啊。”水玄想让气氛轻松些,但似乎没起到作用,“怎么?你担心时空政府对总队长下手?”“他们如果敢对她下手了,那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全部都会完蛋。”墨白手指开始敲击桌面,“三日月,你觉得,如果瘟疫传染开了,但受传染者还没有到中后期彻底无法医治的地步,我们到底应不应该杀了受染者。”

三日月喝了口茶,眼中的新月似乎还带着笑意“哈哈哈,看起来小姑娘遇到麻烦了吗。如果老爷爷的猜测没错的话,小姑娘要杀了受染者吗?那就放手去做吧,小姑娘。”“……问你也是白问。”墨白看起来丝毫没有变化“我当然不会顾忌什么。我想问问,千年老刀能不能给我这个普通人一点思路,关于为什么官方一定要保护受染者。”

“如果是老爷爷染了瘟疫,那小姑娘会怎么做呢?”三日月捧着茶杯,热气升起模糊了他的眼睛,墨白不假思索的说“当然会救你们。无论是谁,无论代价我都会救。但……”“这就是问题所在啊小姑娘。您是那么想的,他们当然也是那么想的。他们对于受染者的感情深厚程度可能也是小姑娘无法想象的。”

“我有能力。”墨白的眼里似乎有水波荡开,那是情绪激动时乱窜的灵力流带来的“可他们没有,他们弱小又无力,以弱者之名要求外界的帮助。”灵力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流出,带动旁边的书页,书册的纸张被吹动发出哗哗的声音与竹林的声音混在一起。“嗯嗯。小姑娘说的也对。”三日月还是笑,似乎并不因为墨白越发透着不满与反对的语气生气,“那就按小姑娘所想去做吧。反正老爷爷也只不过是猜测他们的想法罢了。”“……今天你所听到的,猜到的都不许说出去。”墨白叹了口气说“走吧。我们上楼详谈。”

“你疯了吗。”水玄在墨白关上门后说“你竟然在你本丸的刀面前那么说。三日月宗近是千年老刀可比你这个二愣子精明多了。”“三日月不会瞎说的。”墨白耸耸肩“怎么?你难道没告诉鹤丸你的真实工作。”“鹤丸和你的三日月能一样吗。”水玄几乎要被气死了“鹤丸是我的嫁刀,三日月呢?他只是一位付丧神!”“别气嘛。”墨白盘腿坐下,“时空政府目前似乎是要顺应那几位审神者的想法采取净化,你说我这位登记在案的灵力旺盛的咋整啊。这不是要死啊。”

“我觉得真的没必要,为了几个人,做出这种可能把我们都毁了的事。到时候可能连灵力根都会在过量输出时枯竭,那我们就彻底失业了。”水玄摇摇头,“灵力根枯竭的话,我们可能连活命都不能保证。时空政府不会让知道重要内情的我们活着出去。”

窗外是阳光明媚,墨白摇摇头“你现在想这些其实也没什么用不是吗。其实现在让我去死我也不会怕了,我的家人早死了。我在这世上最后的牵挂可能也就是这个本丸和你了。但我知道就算我死了你也可以好好活着。至于本丸,他们都是千年老刀的付丧神了,见过的生死离别可能他们自己都数不清。我想即使我死的连全尸都没了,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感觉。顶多流流眼泪,不过就算单纯的为了我流一滴泪我想我也会感动涕零。”

风吹动竹林的声音从窗户灌入室内,墨白说这话时刚好有人敲响门,“主君。时空政府来访。”“让他们进来吧。我这就过去。”她站起身看向水玄“一起吗?”“当然。”水玄晃晃头“你说的就好像之前这种事我没陪着你一样。”

不少知道有时空政府的人来访的付丧神都猜他们伶牙俐齿的主君会把对方噎的无话可说。墨白走进房间看着坐在屋里穿着一身中振袖的年轻女性,黑色的长发和红色的眼睛给她添上几分成熟的魅力, “来了啊。”墨白睁大了深蓝色的眼睛,嘴唇都在颤抖,在门外偷听的付丧神以为她要开始嘲讽的时候,墨白深吸一口气开口“师傅?”

这位是墨白的师傅,代号也是墨字开头,唤为“墨伊”。“还是和刚出师的时候一样啊,把情绪都摆在脸上。”墨伊喝着茶,“水玄也在啊。墨白,你也知道我来找你什么事吧。”“嗯。”墨白点点头“师傅您不是早就离开执法部队了吗?还在时空政府工作?”“当个小官员罢了。和执法部队第一小组组长可不能比。”墨伊把杯子放下,墨白自觉倒上茶。“您那一辈除了少数几个以外不是退役担当文职就是回到现世要不就是连退役的机会都没得到就闭上眼,要是都在的话,这个职位还轮不到我。”“更没我的份。”水玄接过墨伊递过的两份名单“这是什么?”“灵力清洗计划名单。”墨伊说“我有帮你们争取。可惜……时空政府对于执法者们一点都不在乎。”

“墨白……你看。”水玄翻开第一页,第一列第一个名字就是墨白第二个就是水玄,“你看我们这运气。什么破事都首当其冲。”“啊。”墨白看了看叹了口气“他们还是更在乎那些年轻的小姑娘会不会失去希望,会不会就此辞职离开。但我们可能就活该去死吗?师傅当初离开的时候也是这样,为了他们出生入死,站在黑暗里连露面都不可能,受重伤到无法继续任务时就随便用一个小官员打发了事。现在到了在执法者和那些小孩中作抉择的时候倒是毫不犹豫的牺牲了执法者啊。还真真是好心把我们安排在精英审神者来就怕那些小孩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用心良苦啊。”

“嗯。说起来,墨伊师傅您最近有见过明辉的师傅吗?上次听他说他师傅站了保守派并说如果明辉站了激进派就杀了他。”水玄这话出口后墨伊也是愣了愣。“没啊我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他不是跑到执法部队的后勤组去了吗?”“我很担心,他会不会对执法部队里激进派的下手。”水玄说“激进派在执法者里占绝大多数,如果他下手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政府这次摆明了态度不会帮我们,我们如果出事正中他们下怀。”墨白缓缓道出的话语很快消散在竹林被吹动的沙拉声中。

“我就说到这里了……还有我这次来也要告诉你们两位,虽然你们只是兼职审神者,但是这次时间溯行军的随机偷袭行动你们依旧要小心。”墨伊站起身,黑色的长直发垂到腰际长发用一根浅紫色的丝带松松的束起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墨白缓缓地跟着,走到门口时墨伊扭头像对待当初那个十五六岁的小孩一样弹了弹墨白的额头“回去吧。我走了。以后要是有要事,可以联系我。”

墨白点点头“再见,师傅。”她看着墨伊打开时空门走了进去,长发摇曳扫过脸颊耳侧然后是肩膀,发尾扫过腰际。然后自己转身回了本丸,背影同她的师傅几乎一模一样。

她们都是一样的,时空政府拿走了他们拥有的一切,先是墨伊的伙伴与原本健康无比的身体,然后是墨白的全部自由和她的同伴,最后终于向她们的性命伸出手。

————————————————————————

墨伊是墨白的师傅,设定为新任执法者的名字都是取师傅的称号第一个字决定的。墨伊当初因为时空政府的判断错误,将一个高难度任务派给了她一个人,她活着回来了,但重伤并且灵力根弱了很多,她还可以支撑自己的本丸但是已经不可以在进行用灵力来战斗的执法者工作。时空局给了她一个随便的小职务和一些钱作为补偿。墨白对此一直不满。

之后或许不会写到墨伊这个人物,她是墨白的这段故事里的匆匆过客,自从她离开执法者部队,她就成了墨白生命里的客人,偶尔才会到来

感谢阅读

【与月朝夕】3、旧友来访

审神者的挚友要来拜访的消息一下子就在本丸传开了。墨白看起来心情不错,特意换了个梅雨景趣,撑了一把绘着云纹的红色纸伞,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小振袖站在离本丸门口几步远处的地方,天蓝色的行灯袴配木屐,站在烟雨迷蒙中倒有种如画般的的美感。“墨白!”富有活力的声音随着踏在水塘里溅起又落下的水花声一同传来“你终于不是穿着身T恤短裤在这里等我了啊!”“可不是。水玄,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能不能不要每次来都要我来接你。上次我让你自己来你就拐到我隔壁去了!”墨白笑着带着棕色长发的少女走进本丸“对了,我有三日月了。”

水玄穿了件白衬衫配深棕色的长裙和小皮靴,背着一个小包。与墨白深蓝色的眼瞳不同,水玄的眼睛是灿烂的金色,如同璀璨的融金闪闪发光。“那祝贺你啊。”水玄说的挺随意,把包放在小柜子上,脱下了鞋跟着墨白走进客厅兼茶室。三日月正在那边喝茶,墨白随手捡起一个抱枕抱在怀里看着水玄“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水玄看了一眼三日月的方向“不方便在这说,不如去你房间?”

“可以啊。”墨白站起来,水玄拿上包,“走吧。”走进二楼的房间,水玄无意间瞟到挂在一边的大振袖说“怎么?你打算穿了?”“没有。”墨白稍微清理了一下乱糟糟的房间,理出一片区域可以坐下谈事,“不想穿,也没那个穿的必要。你那套呢?”墨白指的是水玄那套大振袖,都是花了大价钱订做的振袖,但却一次都没穿过。

“没穿过。只在拿来的时候试了试。”水玄帮忙把散落的文件整理好放回小桌上,“我这次来找你,其实是有正事的。你还记得前段时间我们剿灭的那个暗黑本丸吗?”“记得。怎么了。”“它周边的本丸已经被他感染了。时空政府暂时压住了这个消息,但压不了多久了。他们让我来找你问问你的想法。”

“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墨白看向窗外,绵绵细雨洒在水池中,里面偶尔有鱼跃起又落下溅起层层水花。她自认为不是爱感叹人生的人,此时此刻她却觉得她和那些付丧神似乎没有区别,只在有需要的时候才被拿出来使用。只不过那些付丧神的分灵都有人视若珍宝,他们这些活生生的人却被当成工具,为他们出生入死依旧是只能待在黑暗的角落的工具。

“他们现在只是有部分刀剑被感染,目前队里的人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应该趁情况还没有严重斩草除根,把那几个本丸毁掉,另一派觉得那些本丸就像是感冒的人,不应该那么早被放弃,时空政府应该试试去挽救他们。”水玄说这话时墨白看着她的眼睛,金色的眼睛里毫无情绪,“我?我个人偏向于毁掉。”

“时空政府目前有有效的方法去挽救暗黑本丸?”墨白手指开始有频率的敲击桌面,眉头逐渐皱起,“那就救。如果目前没有有效方法挽救,那就只能在情况更严重前毁掉。”“理智。”水玄找出她包里的一个袋子“这是时空政府目前的拯救暗黑本丸的办法,你看看?”

“……卧槽你们什么时候开会又不叫我???”墨白突然发现事情不太对。“没有没有,我们开会的时候你拖着新人去小型暗黑本丸练习了你还记得吗。”水玄连忙摇摇手,“粗略看一下就可以了,时空政府的资料都是取一部分有用的就够了的。”

墨白没有听,和她平时看文件一目十行完全不同,她看的很慢很仔细仿佛在看一篇阅读。“大概就是说,用大量灵力持续三天灌入达到清洗的目的喽?”墨白把文件合上,摇头“那对不起,在有更好的方法前,我站摧毁派。附近感染的本丸没有十二三个也有五六个,哪来那么多灵力去持续灌入三天?还必须是大量灌入!他们用的这种方法,基本上就是说要召集时空政府麾下所有有灵力的审神者执法者锻刀人贡献灵力来清洗这几个本丸。”

“那么多审神者,他们知道有多少审神者的灵力其实连供给自己本丸的刀剑男士就够呛了,或者说有的审神者其实连供给付丧神都无法完全供给。”墨白站起来,走到窗边,手撑在窗台上“时空政府把一切想的太美好了。我明天去一趟吧,去投个票。”“一起吧。”水玄走过去,看着窗外雨滴落下,“人活一辈子啊,到最后也像雨滴一样落下消失无踪了啊。”

“你再跑到我这不来感慨人生我就不给你开门了。”墨白笑着推了一把水玄的肩膀,“对了,你看到我本丸那把三日月了吗。我总算明白那些小姑娘为什么一个个甘之如饴的陷入一场场求而不得的凄苦单恋里了。真的漂亮啊。”水玄翻了个白眼“人家小姑娘可不凄苦啊。”“怎么不苦呢。那是刀的付丧神,是神明,一群毫无人生阅历的普通小姑娘竟然试图渴求神明的爱慕。”墨白只是笑,“他们以为神明给予了回应就代表神明爱上了她们,可神明终究是神明,怎会被一个普通人长久吸引,神明偶尔赐予恩惠就以为自己终于成功已经皆大欢喜。我有自知之明,神明之爱不可求,我也不会付出。”

“你这么说的我觉得我回去可以揍鹤丸一顿了。”水玄突然说,鹤丸是她的嫁刀,“如果按你这个结论,我对于鹤丸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了。”“哎,我可没那么说。再说,执法部队第一小组副组长可能在什么普通小姑娘的范畴。”墨白挥挥手笑着,“鹤丸最近还好吧。皮吗。”“那可是相当皮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形容他都是仁慈的。”水玄的语气怎么听都不像是在抱怨“怎么?你想对你家鹤丸下手了?”“免了。我得是多有想法才会对他下手。这货前两天刚刚和鲶尾玩马粪玩的负责洗衣服的歌仙把这两打了一顿。”墨白抬头看天“来,帮我把文件看了吧。”“去你的,下次再让我干活我就不来了。”

晚饭依旧是烛台切光忠的手艺,等到墨白反应过来时水玄已经有点醉了。墨白相当摸不着头脑,她根本不知道一个曾号称自己千杯不倒的傻狍怎么把自己灌醉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水玄已经醉的迷迷糊糊了。

墨白叫来水玄家的鹤丸,把还有自主意识但不太清醒的水玄推过去笑“带回去吧。我不知道她怎么喝醉的,可能是我今天跟她在那边感慨人生不公叹的她头疼吧。你认路的吧,那我就不送啦,再见。”墨白站在门旁看着一袭白衣的鹤丸带着水玄离去,水玄可能真的有点醉了,路都走的有些歪斜,但鹤丸始终扶着她跟她说话。本丸里的雨仍然淅淅沥沥的下着,墨白没有带斗篷,穿了之前的白衣深蓝色袴站着目送他们消失在灯光下。“小姑娘是羡慕了吗?”三日月举着伞突然的出现,墨白没有被吓到她早就听到脚步声了,只是没想到三日月带了伞,在她头顶开出一片红色的花。花上是细线勾勒出的云纹。

“没有。我只是想,水玄能够这样,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归宿。”墨白摇摇头,转身离开,随手指指水池“你看,水已经找到自己的归处了。你看,云和水本是同根,水会有归处,云还在等待着消散的日子来临。”她走上去,挥挥手“我回房了。”她转身走的时候,依旧是一个孤独的影子,深蓝色的长发垂下,影子映在水池里,深蓝色的女孩的倒影几乎融在映着夜色的湖里。然后女孩融进了夜色,再也看不见了。

————————————————--

之后的情节会多次出现水玄,这是墨白这个设定的反面,棕色的长发,眼睛是融金的颜色,与墨白不同,水玄的头发和眼睛都是暖色调。嫁刀是鹤丸国永。也没什么想说的。总之感谢阅读

【与月朝夕】2、花与枝

*审神者有姓名

*写的依旧很差,并且这次的更短了

*这个系列大概会在第十篇结束的时候结束吧。到时候如果还有想写的画面会开新的坑。


最近本丸里换了夏季景趣,天气潮湿闷热,墨白也终于把衣柜里总是放着积灰的衣服拿到太阳低下晒晒,免得受了潮生了霉斑不能穿了。三日月准备去出阵时墨白刚刚把那件深蓝色的大振袖拿出来,正在问歌仙这衣服怎么晾晒,歌仙叹了口气数落两句后接过衣服。她笑着然后转身送别出阵队伍。三日月看着歌仙把深蓝色绘着灰蓝色花与枝条的衣服晾起,三日月只是微笑,并未对于那件衣服发表问题。审神者今天穿了白衣深蓝色的袴,看得出她真的很喜欢深蓝色,不知是因为她自己的发色和眸色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墨白平日一般都在二楼批阅文件或撰写任务报告,偶尔无事才会下楼喝喝茶休息一会。三日月回来时正是下午阳光正好时,墨白刚从任务地点回来,身上也有不少伤口,似乎粗略处理过了,腰背挺得笔直,太刀挂在身侧跟随者走路的动作一晃一晃。不得不说,执法者的制服非常凸显身材,纤腰长腿被贴身的衣服包裹起来。这种衣服穿在墨白身上相较于斩杀时的制服更像是某种带着凛冽杀气的装饰,美丽又令人畏惧。

她似乎注意到出阵部队,转身看着他们笑“回来了。那就好。走吧,回去休息。没有重伤或中伤情况吧?”

墨白这种带伤回来的情况并不少见,来的时间久一点的都不奇怪。三日月路过时终是开口问了“是老爷爷来的时间问题吗?主君并未随同我们出阵,怎会受伤呢?”“不该问的别问。”墨白把黑色的斗篷解下,随手扔在楼梯扶手上,“我可以透露给你一点,我隶属时空政府执法部队,是一名执法者。至于我在做什么,这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

墨白没有告诉任何一位付丧神执法者的工作是什么,那是不被政府允许的行为也是站在阳光下的职业。三日月路过庭院时深蓝色的衣服还被晾在原地,墨白不着急也不怕被别人看到她有一件引人羡慕的大振袖,虽然从没穿过。

三日月觉得奇怪,回去向早就来了的清光和安定打听以后才知道,他们的审神者从没穿过那件衣服,但一旦到了潮湿的天气一定会把衣服拿出来晾一晾。偶尔甚至会对着衣服说话,就好像在对着沉睡已久的故友说话一样,语气熟稔又随意。

他们曾经怀疑他们的审神者有精神方面疾病,但却在她正常无比的检查报告下放弃这个想法。没有人知道几个月前审神者消失的三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只知道她回来后看着迟迟才送到她门前的和服发出了极力压抑的哭声。失去同伴的野兽把自己关进房间,无论谁敲门都没有开门,只是断断续续有压抑的哭声传来,呜咽声和变调的哭声混杂在一起揪人心弦。那种声音如果晚上听到想来是会做上一晚上噩梦的。

三日月没有再打听下去,他知道再打听必然会被墨白知道,她不会怪罪谁也不会多做教育,只是那么看着你,那双深蓝色的眼中是冰冷海底的温度。然后露出笑容,作出不在意的样子“想知道就和我说嘛。瞎打听万一听到假的可不好。”后来三日月再想起那件振袖时他觉得枯白的树枝与落在白色与蓝的交接中的灰蓝色花朵看起来竟有几分花从枝头落下的意味来。

墨白听三日月那么说了后只是笑了笑“我没想那么多,只是那么一说,裁缝匠也就那么做了。又有谁知道或猜到,不久以后花真的落下了呢。”就像她的同伴一样一个个的落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了。花归根,人归土,一切都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

樱树依旧盛开,粉嫩的花瓣在枝条上肆意生长,一切都很美好的发展着。

————————————————————————————

下一章会写第二个非付丧神人物。也是我的女儿吧。叫水玄,真名本田白弦。棕色长发,金色眼睛,嫁刀是鹤丸国永同志。和墨白是从执法者前的训练时就认识的好友,关系很好。

墨白的人物形象是个单薄的冷漠的人物,等我写完下一章了,我觉得这个人物会变得很皮,很浪。就是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五天不打往三日月茶叶里加辣椒那种皮。【李时珍的皮.jpg】

关于与月朝夕和墨白这个人

*占tag致歉


这个系列其实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去写乙女向的故事。看看我这个号之前的就知道,我以前其实是写小给给的。其实我之前还有一个号,那个号也叫墨白(然后那个号因为我并不知道的涉黄被封号了,悲伤的故事)

这个系列其实最开始不叫与月朝夕,叫寄明月后来改成明月寄然后是明月集,然后感觉怪怪的。就改成了月与朝夕,又改成与月朝夕。改完之后想想大概是与月亮度过的一朝一夕的意思吧。这个审神者墨白确实是我惯用的圈名,墨白的真名是云生墨。现在想想,取的时候大概是有像云一样自由和易散多变的意思。

我一直想给云生墨也就是目前文里的墨白塑造一个形象,走在深夜的月光下的木长廊上的少女回眸时深蓝色的眼里是星辰碎裂的痕迹,碎发扫过脖颈、耳垂最后蹭过肩膀。她的腰杆挺得笔直,深蓝色长发梳成单马尾后垂下。穿着黑色贴身的执法者制服,披着同样是黑色的斗篷,皮肤白净,头发和眼睛也都是深色,强烈的对比色。(这一幕我一直很想看到画面,我想看到有人真的愿意把它画下来,但我并不会画画。)还算漂亮的外壳与自认为并不善良的心,温柔与暴躁,细腻与粗糙还有很多的孤独与痛苦融合成了她现在的模样,她其实有朋友,很多的朋友,但也有很多朋友都死在了任务里,死在了暗堕刀剑的刃下,这个很多里大部分死在她眼前。她有着正经的外壳和沙雕的心,非常矛盾的人吧。

说说三日月吧,我一直觉得,三日月这个人物不真实。是的,我知道他是个纸片人,本来就不是真的。相较于鹤丸那种皮这一下就很开心的,我觉得三日月他真的很虚幻,就像一个梦一样。他的语音啊什么的都是哈哈哈的笑着,什么都不在意一般,连他碎刀的时候也是说着有形之物终会消散,无形之物也不会永恒。即使他在墨白跳脱性极强的教育下有了人类的情感,在主君死的时候他或许不会有很深的情感流露。他或许真的会难过,他或许会对这个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小姑娘产生人类的情感,但他不会爱上她。

他和人类的资历差的太远了,他见了太多人,太多事,也看了太多逝去。

墨白也许会喜欢三日月,但她永远不会说。她宁愿把这份在她看来错误的情感带进棺材里。

我预感,就这么一个闷葫芦和一个无欲求,这个系列基本上没得玩了。

与月朝夕这个系列和我未来可能会写的故事不同,到后面的故事三日月应该不会是这篇里的感觉,不会是那么冰凉的感觉。会更像一个温柔的人。墨白也会更加活泼,沙雕。这篇我写的背景其实是太多的朋友死在一场对暗黑本丸的任务里后痛苦悲伤对一切都有点失去希望的墨白。她觉得痛苦又挣扎,那段任务里有太多太多比她有能力的前辈就这样死了。她一直觉得,她才是该死的那个,她只是幸运无比的获得了勘查内部核心的机会,她只是因为这个错过了向外攻去的暗堕刀剑们。

以后写的话会是更加轻松的故事。就这样。没人看也可以,我自嗨

【三明审】【与月朝夕】1、云与月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写的很差劲,非常ooc的一个系列,自嗨

*我的审神者其实是个很沙雕的人,后面几篇都会写到

*轻喷谢谢

锻刀炉中跳跃的火光映在神情呆滞的“少女”脸上,少女并不像一般审神者那样紧张雀跃于一个四小时的锻刀。她只是单纯的看着锻刀炉的方向,不知在看锻刀炉还是在透过锻刀炉上的窄窗看窗外逐渐被云遮盖的明月。明亮的火光映在少女深蓝色的眼瞳里,同样是深蓝色的长发被火光染成浅红色。刀匠走过来,鞠了一躬“墨白大人,锻刀已完成。是现在打开吗?”“嗯。”少女点点头,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失去知觉的腿“打开吧。”

耀眼的光与樱花一同出现在眼前时少女只是微微眯了眯眼,传入耳中的声音让她终于露出一个微笑。“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身着华丽甲胄的男人带着微笑出现,姿容端丽的付丧神出现时身后的窄窗中的月亮终于摆脱了云的遮蔽完全露出。付丧神身后是还未完全熄灭的火光,少女看向男人的眼睛,那是一双漂亮到她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眼睛,她错了,当初文化课的时候不该睡觉的。眼中是夜晚与黎明的交接,盈盈新月挂于其间,仿佛夜晚的颜色终于褪去时将要随夜晚离开的月亮。

少女回神然后微笑“我是这里的审神者,墨白。多多指教了。”三日月能感觉到眼前这个身高到他鼻尖的少女身上的灵力量就像是一个被积蓄已久的水坝,平常都是缓缓放流,一旦完全爆发就会是毁灭性的灾难。墨白拿起挂在门旁钩子上的斗篷,她对衣服沾染上锻刀间的灰尘并不在意“外面现在是晚上,可能会有些冷,请跟上我。”她把斗篷披上,然后系上细带打开门站在门一侧,待三日月走出后才关上门

安排给三日月的地方是三条的部屋,墨白打开门时今剑他们还没睡下,今剑是本丸元老,早就极化了。看到主君深夜来访,今剑也不紧张蹦跳着到墨白眼前笑着问她有什么事,墨白还是笑“你看我带来了谁?”墨白往旁边站了一步示意三日月向前“哈哈哈,今剑兄长倒是很早就来了啊。”“宗近!”今剑看起来很高兴,“谢谢主君!”

“不必言谢。”墨白又退了半步“还有事情没做完,我先走了,你们帮忙照顾一下三日月宗近。现在夜已经深了,都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出阵。”她关门离开,走过水塘时看着映在湖里的月亮和云摇摇头,继续向着她的房间的方向走去。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屋内是一片将要吞噬她的黑暗只有月光从窗中和打开的门中透入给这间屋子些许光亮,关上门,将门外的月光也阻隔在身后她没有立刻开灯,闭上眼感受完全黑暗深吸一口气才打开灯。

她没有说话,像那些青春活泼女孩一样大喊“我回来了。”之类的行为完全不存在,她解下斗篷,拿出挂在柜子里的执法者部队的正装,取出,仿皮革的材质即使一直被放在柜子里也没有颜色的变化。这套衣服和任务时的制服一起发给他们,讽刺的是,制服已经换了一套又一套,但正装却新的像一次也没穿过。

想来也是,本就是见不得光的毁掉别人心血的职业,到底凭什么可以穿着正装出现在众人视线内。时空政府对外说法是暗黑本丸会自己消失,但其实他们一直在暗中培养执法者去剿灭那些暗黑本丸,审神者只是他们这些执法部队的人一个身份的屏障罢了。多么讽刺啊,明明自己也算得上一个审神者,但主职却是一个毁掉别的审神者心血的职业,甚至不被允许真正的站在阳光下。

她看到了旁边那件深蓝色的和服,那件衣服的袖子很长,几乎要拖到地上,这种袖子长度在110到120厘米的振袖被称为大振袖,是未婚女士最为正式的礼服。深蓝色的主色,上面绘有云纹,灰蓝色的花,在下摆处有绽开的水花,水花是用银色和蓝灰色交杂的小格子体现出来水溅落的样子的。白色的枝条做了些装饰,并在袖子处绣了一个小小的银色的上弦月和她的代号都写法变体。整件和服的颜色压抑,当初她被师傅提醒过多次这样不对,但她执意如此师傅也没多做阻拦。整件衣服其实不是单调的深蓝,由上到下呈由深到浅的渐变,到最后几乎已是雪白。

那身衣服就算不穿在身上,只是摆在地上拍几张照片,传到网上也会获得年轻女孩的好评与羡慕,穿上街更是会获得数不胜数艳羡与嫉妒的目光。但墨白从没穿过,只在拿来之后试了试效果,仅此而已。如果她还是以前的小女孩,她一定会高兴的穿上那身衣,央着她姐姐给她梳一个漂亮的发型,然后拉着她的小伙伴出门接受人们的羡慕。

那身衣服代表了太多,代表了她的过去,她逝去的伙伴。她们十几个人一起去订的衣服,最后用自己的手接过衣服的只剩下零星几个人,她从未穿过那身衣服,一次都没有。墨白自认为是很能压抑情绪的,她收起正装关上柜子门时心情已经相当平静了。

风吹过树与竹发出声响溢满整间房间,墨白看着自己房间另一端那两把被安安稳稳放在架子上的太刀叹气,她从未让刚来的刃进入她的房间或者默许他们私自进入她的房间,不仅因为这是对她隐私的不尊重,更因为她太清楚即使是对这些常年在他灵力保护下的刀来说,那两把刀由于常年斩杀暗堕刀剑所沾染上的不洁之气很容易就会影响她的本丸这些刀,导致他们也暗堕的结局。她不想用自己的刀去斩杀自己本丸里的付丧神。

三日月不知什么时候已换上内番服拿上一杯茶,笑着开口“我们的主君不出意料是个小姑娘啊,似乎不太喜欢老爷爷呢。哈哈哈,少见少见。”“主公大人没有不喜欢宗近哦。”今剑跳到岩融身上“主公大人曾和我提过,她的几个同僚都有宗近,但她没有。主公大人说了,她很期待,但她并不着急。”

“很晚了。该睡了。”墨白的声音突然从被拉开了的门口传来,她穿着短袖和睡裤,看起来大概是刚上完厕所回来。“主公大人晚安!”“晚安,今剑。”

走过走廊时,池水里只剩下一轮明月,云已经离开了。不知是离开还是已经消散在夜风里。

——————————————————

瞎写产物,回头发一个关于这个审神者的解读吧。

如有写的不好,请指出,虚心接受,尽力改正。

感谢阅读

屯一个脑洞)

*一个很糟糕的耗时半小时的小故事

*赵清和是我和海蜇脑出的原创小说里的角色,她和故事里的预言家的原型是bg兄弟线(不是)

*这是一个be的故事,并且有很多逻辑问题所以凑合一下先,等我想好怎么补就去补

*顺便,名字什么的都是原创,预言家和狼人的设定是看综艺的时候看到有这么两个敌对身份就想到了这个。禁止借鉴人名设定等

最后的礼物

小村里新来了两个人,预言家披着黑色的衣袍遮住了脸,有城里的小孩说预言家的头发是温暖的棕色,眼睛是大树叶子的绿色。手里总拿着一根看起来饱经风霜的木杖,怀里揣着一颗神秘的水晶球。总之非常符合童话里魔法师应该有的装备配置。另一个是深蓝色长发的女人,披着灰色的长袍遮挡风雨,旅行的故事总是让她被村里一个个小孩围起来闹着讲故事。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的,很快在村里住下了。

小村附近的森林里总传出狼嚎声,人们都说森林里有狼人。圆月之夜即将来临,小村里有一种对狼人的恐慌与害怕悄然蔓延,预言家也发现了。他前往森林一探究竟,但依旧什么都没找到。

他并不觉得意外,但还是觉得无法避免的失落,回到村里时恰好撞见了从集市买了东西回来的长发女人,女人微笑着问好,全然一副纯良模样。预言家也笑笑,两人分别走向两头,预言家没有回头,他也不知道女人回头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有些奇怪的笑容。

圆月之夜终于过去,预言家看着水晶球上出现的夜晚的草地上狼仰天长啸的画面陷入沉思,这肯定是有用的。那么问题就在这头狼什么时候会真的出现。他也向上层报告了狼人问题,根据他的判断,这个草地就是这一块的山上的草地。

直到他和女人关系越来越好,他知道了她叫赵清和,是一名旅人,之前旅行时受了些伤在此停留养伤。在相处中,他们对彼此渐生好感,在这种情况下,他和赵清和约好去后山上看将要到来的流星时,看着女人一个人坐在草地上看着夜空他突然就觉得这幅画面和水晶球里的画面重合起来。

下一个圆月之夜,他透过水晶球看到赵清和将自己用铁链捆在柱子上,在月亮彻底变圆的瞬间,深蓝色的狼耳和尾巴从她身上出现,身形也发生变化。预言家茫然了,他不知道他是该上报赵清和就是狼人的情况还是隐瞒消息,但上层已经知道这里有狼人,如果他一直没有动静,上层一定会来查。

他隐瞒这件事,也隐瞒自己的身份继续和狼人相处,他放任自己和赵清和的关系迅速升温。同时他了解到这匹狼人是好狼,四次圆月之夜她都拒绝对她发出邀请的预言家选择把自己锁起来避免自己伤人。但时间久了,上层也察觉到问题,他们叫走了预言家询问,甚至不惜囚禁拷打预言家,只为了得到一个一直没有伤人动作的狼人,并杀了她以安抚所谓民心。

预言家明白自己如果说了,那狼人必死无疑,他一直没开口,因为赵清和是无辜的。但此时传来消息,小村里开始找狼人了,赵清和由于旧伤尚未痊愈没能逃离小村,她被抓住,送到了城里被死死拷在一个架子上。预言家协会将预言家带到了广场上,预言家协会的长老上台,缓缓说“在预言家的帮助下,我们终于抓住了这名可怜的狼人!我们抓住了罪恶的杀人凶手!接下来,我们会在大家眼前对狼人处以火刑以慰藉亡者在天之灵。望众神保佑我们不再受狼人侵扰,阿门。”绿眼的预言家崩溃了,他大声嘶吼“她从来没有伤过人!你们不应该杀了她!她没做错什么!”

但没有人听听可怜的预言家在说什么,他们只是高喊着“杀了她!”“烧死她!”“好!”狼人看着预言家的方向笑了起来,迎着阳光笑,就像初见一样温暖却依旧带着骄傲。

红色火焰烧起,狼人凄厉的叫起来,人们大声喊着好,预言家觉得四肢都没了力量,他想沉沉地睡一觉,赵清和还会在他醒来时转头看着他微笑。他觉得自己才是在火里被烧着的人,不然为什么他觉得浑身尤其是胸口那么疼。

狼人死了,几乎永生的狼人就这么在红色的烈火与预言家的嘶吼中走向死亡。她不甘吗?她痛苦吗?答案没人知道,预言家还是那个预言家。

小村里新来了一个预言家,批着黑色的衣袍遮住了脸,有城里的小孩说预言家的头发是温暖的棕色,眼睛是大树叶子的绿色。手里总拿着一根看起来饱经风霜的木杖,怀里揣着一颗神秘的水晶球。总之非常符合童话里魔法师应该有的装备配置。预言家逢人便会说起一个狼人的故事,那是个奇怪的狼人,不吃人不伤人,只是一个人不断地旅行,然后狼人死了,死在人们的无知与被害妄想中。


这是一个故事梗概,扩写的话会写到预言家送给赵清和礼物,然后赵清和一直有说要回礼回礼,但到最后一直都没有想好送什么。最后的礼物其实可以有很多种解读,可以是狼人最后没有逃离依旧选择留下并以此换出预言家的命(狼人其实可以逃,她没有逃的原因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离开预言家会死)也可以是狼人将自己的身份作为给预言家的礼物

也可以有更多解读。狼人是真的死了,不可能复活的。不要问我哪来的感情线,你就当他们是好兄弟,穿一条裤子那种

 @非食用型海蜇   ……为什么艾特不了

那个,你们有没有人抽到茨木童子啊(3)

*存货不够发了_(:зゝ∠)_

101楼  。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懵逼之情啊哈哈哈哈哈哈熏疼

102楼   枫叶

我们继续讲,我当时含蓄的告诉他我的内心,然后他也懵逼了。我们俩人就站在教学楼变成了两张表情包。反正后来我回寝室他也回寝室了。然后几个星期后,j找到我问我有没有看到c

我就很懵逼啊。我舞蹈系的,c是电子信息,到底得怎么想才会问我。然后j跟我讲,c几个星期前突然跟他说他觉得我是个很好的女人,不会阻拦挚友完成大业的步伐,然后第二天就消失了!拿着行李!一声没打!j来找我的时候那着急的表情,我还以为他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变性了来找我借衣服。

103楼  。

??????变性了??枫叶姑娘的脑洞很清奇啊

104楼  板蓝根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会不会和102楼一个学校!我是学电子信息的!我们班里有个白长发的男生,名字首字母也是c啊啊啊!他经常挂在嘴边的挚友也姓j啊啊啊!

105楼  枫叶

是吗?可能就是了。

105楼  柠檬精

只有我很好奇j到底学什么吗?感觉可能是和酒有关的。

106楼   枫叶

回复 105楼:你猜对了。J学得是葡萄酒的酿造与鉴赏

107楼   黑人问号

?????什么?这个学完了以后去做了什么?

108楼  酒歌狂行

回复 107楼:管你什么事

109楼   老司机带带我

毕业以后去酿葡萄酒,去村东头的j家酒厂

110楼   楼主

回复109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醒一醒啊!快从乡村文里出来啊!

111楼   一万个酒吞

J,是村里出名的有钱。“你,做我的女人!”他英俊的眉眼,富有吸引力的声线获得了全村上到古稀老人下到刚刚会走路的小孩的欢心。当然更讨他们欢心的是他手上那手指粗的金串。

啊哈哈哈哈不行了,我不干了要笑死了。

112楼   茨吹扛把子

道理我都懂,可是为什么ls你那么熟练啊!

113楼   。

打死白学家!

114楼  柠檬精

打死白学家!

115楼   板蓝根精

说起来,我有个问题。吾友君或者说c到底怎么回事,他已经有好几楼没有出现了

116楼  红叶

你们还没反应过来吗?我跟你们讲的就是茨木离开前的事啊?

117楼   老司机带带我

我还真没反应过来

118楼   黑人问号

@吾友最棒!@吾友最棒!@吾友最棒!@吾友最棒!@吾友最棒!@吾友最棒!@吾友最棒!@吾友最棒!

119楼  不是咸鱼

我见过他。在大天狗那里。

120楼   吾即大义

冷静一点,j。茨木那天来找我是因为让我给他普及一下外国文化,说我看起来像个外国的所以应该挺了解。这我就不理解了,我蓝眼睛碍着你了。

121楼   给力给气,举报!

所以c到底去了哪里啊

122楼   阎罗殿扛把子

@酒歌狂行去,找人去!

123楼  酒歌狂行

为什么是本大爷去

124楼    给力给气,举报!

作为一个好的挚友就是要能感觉到挚友的位置

125楼   酒歌狂行

本大爷并没有承认本大爷是他挚友!

126楼  。

不不不,不可能。挚友不可能是单方面的。

127楼   吾友最棒!

有人找我?吾友!

回复118楼:找我什么事

128楼   柠檬精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c啊啊啊啊啊啊啊!活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129楼  板蓝根精

Ls冷静一下。大家都是成精的人了要冷静成熟一点。

130楼  黑人问号

啊。C翻我牌子了。有点开心还有点小害羞。Cccc,请问你最近在做什么???有点好奇,如果觉得不好回答可以不说qwq

131楼   吾友最棒!

那就不说了

132楼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130楼:一脸懵逼

133楼   板蓝根精

你说可以不回答的,实诚的c如是说道

134楼   柠檬精

啊哈哈哈哈哈130楼真的是一脸懵逼,平行懵逼

135楼   黑人问号

你们都好烦哦!qaq啊,c,是一个单对酒给如此热情的男子,啊,c,你为什么那么冷漠。你为什么不回忆我的爱,啊,c,你为什么那么不按套路。啊,c,你就想天边的星星,伸长了手臂却摘不到。

136楼   老司机带带我

给ls一个满分,就怕你不骄傲

137楼   茨吹扛把子

@枫叶  那个啥,只有我想问一下,c好看吗?

138楼  枫叶

这是一道送分题。看到游戏里的茨木童子了吗?基本就那种感觉。人有的时候比较呆,我们院的女生挺喜欢他的

139楼  茨吹扛把子

我的妈啊啊啊啊啊啊!c太好看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向c表白!

140楼  楼主

虽然这个楼已经不知道歪到那边去了,但是我想我还是要问一句。是这样的,你们真的
真的不好奇枫叶姑娘喜欢谁吗?拒绝酒吞的话应该有喜欢的人吧。

141楼   柠檬精

楼主冷静一点,万一枫叶姑娘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人太中二了。本大爷什么的。

142楼  吾友最棒!

回复 142楼:你对吾友的性格有什么疑问吗?吾友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人,他的优点我可以吹上三天三夜!吾友你是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任何一个词语都无法形容你的优点!

143楼   黑人问号

你友如此棒棒。你为什么不考虑和他搞给给呢?

144楼   柠檬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人兄很生气,黑人兄也开始搞事情了。Make something

145楼   板蓝根精

楼上你这个洋屁放的我给满分。神特么mak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顺便不是make是do sth

146楼  。

不,我的翻译告诉我不是dosth是do things。你那个是做某事

147楼   一万个酒吞

[突然洋屁.jpge]

148楼   茨吹扛把子

大家都冷静一点。首先楼下应该是c兄说吾友如此balabla吾不配与他行男女之事

149楼   吾友最棒!

吾友如此英俊,全系的能力中吾友是最厉害的,他以后是要成为酿酒鉴赏界巅峰的人!吾怎可成为他的绊脚石!

150楼   老司机带带我

不,你不是绊脚石,你简直就是伴其左右的重要人物!顺便酿酒鉴赏巅峰是啥,老哥这不稳!


我狗带,该不会其实是开始大规模封号的开头吧。不会的吧……我都是五月的事了……

那个,你们有没有人抽到茨木童子啊(2)

*第二发

51楼  茨吹扛把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你们看到新出的妖刀姬皮肤了吗!比觉醒以后那个鬼畜的紫黑色好多了嗷嗷!

52楼  老司机带带我

看到了又怎么样,反正干不过那几个妖刀姬,我连红叶的都还没干到

53楼  楼主

这时候就很有必要找一下这位真爱了,@酒歌狂行  请问你肝到了吗

54楼  吾友最棒!

吾友那么厉害!当然是肝到了的!

55楼  酒歌狂行

被自己人打死了

56楼  茨吹扛把子

我的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被酒吞吨死了吗?

57楼  柠檬精

吾友最棒:有点尴尬,还有点脸疼

58楼  吾友最棒!

吾友啊!你终于不沉迷美色了吗!这样甚好!@柠檬精吾友就算没有皮肤也是世界上最潇洒的

59楼  板蓝根精

好了,我们都知道你友最棒了。下一个。

60楼  一万个酒吞

我凭着劲舞团好不容易打到了十层结果呢!那个酒吞,挡伤害挡完伤害直接打死我的姑获鸟!六星大姑姑啊啊啊!

61楼  吾友最棒!

回复60楼:???怎么可能。我打的时候咕咕鸟一套下去,酒吞挨几下开始狂气吞吞吞,直接打死了鬼女那个酒吞别说狂气了,连挡都没挡???

62楼  一万个酒吞

???怎么回事!我怀疑这是一个八阿哥

63楼  柠檬精

好了大家都冷静一点。比如说,我怀疑61兄打的是假游戏。我才七层啊!!椒图甩个水花他都来挡!

64楼  吾即大义

你家有红叶?

65楼  吾友最棒!

回复64楼:没有啊

66楼  黑人问号

???啥玩意。得是多非的人生才会连红叶也没有

67楼  板蓝根精

66兄刚来吧,还不知道吾友是一个可以抽出一沓子酒吞,酒吞常年累狂气的欧洲细作

68楼  阎罗殿扛把子

好了别说了。吾友的大部分红叶被他自己喂掉了或者扔进神龛了。为数不多的红叶不是主力。

69楼  板蓝根精

这是多深沉的恨才会把那么多红叶都给喂掉或者扔神龛啊

70楼  酒歌狂行

[六星满级红叶数据图.jpge][红叶御魂表.jpge]看,这才叫红叶。御魂套是我以前给两只茨木较小的那只的,拆下来给红叶了。现在和@吾友最棒! 协同斗鸡用晴明场上一片混乱。我都怕茨木轰自己人

71楼  茨吹扛把子

此处应有我的目瞪狗呆,附上一个好友的茨木数据表[茨木数据表.jpge]大家看,这是一只倾家荡产后的六星茨木的数据。和酒歌狂行的红叶最终数据差的也不多了_(:з」∠)_

72楼   小生没有狐臭!

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掏出了一只六星满技能大天狗。狗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别人家养家靠雪女,我特么一言不合就刚完成前三抽就来了大天狗。

73楼   。

神特么狗知道你经历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74楼  酒歌狂行

我,肝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茨木的女皮.jpge]

75楼  柠檬精

我的妈!这是啥!快!给茨木换上看看!

76楼  吾友最棒!

不愧是吾友!竟然可以打出此等物品

77楼  酒歌狂行

……我不放图了

78楼  茨吹扛把子

等等!为什么!这个看起来比红叶的人形之舞还精致啊!!

79楼  吾即大义

他现在正抱着手机疯狂的戳

80楼  阎罗殿扛把子

我怀疑他脑子有问题了

81楼   柠檬精

23333333这什么好友啦!损的非常棒棒!

82楼  板蓝根精

我想,这大概就是新版皮肤的诱惑吧

83楼  你要听故事吗

我想我大概知道酒歌狂行狂戳的理由了,我刚才路过看到,那只六星满级大茨木穿着女皮做出的动作还是男皮的样子,但是你们也知道啊,女皮是有胸的,所以,懂得

84楼   板蓝根精

卧槽!@酒歌狂行我还以为你是宇宙直男级别的!你竟然对一个男扮女装的妖怪有所企图!你竟然是这样的老给给!

85楼   一万个酒吞

我也想要茨木的新皮肤。啊,茨木,你为什么还不来我家。我家有一万个你的挚友啊

86楼   茨吹扛把子

23333ls真interesting,没有茨木,我要那皮肤有何用(唱了起来)

87楼   。

各位灵魂歌姬都冷静一点。你们真的不好奇为什么红叶副本会出官方都没出的茨木女皮吗?

88楼    老司机带带我

割鸡割鸡割鸡割鸡,阿姨洗铁路

89楼    黑人问号

Ls啥玩意???咋就突然割鸡起来了。你让楼里没有几把的小伙伴怎么办

90楼   板蓝根精

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91楼   黑人问号

说鸡就说吧,文明去他们

92楼  楼主

我也不希望我这个楼能正常点了。我只想问问官方,为什么可以刷茨木女皮!为什么!啊!女皮!

93楼   柠檬精

啊!没有来的茨木!

94楼   老司机带带我

啊!觉醒材料升星材料都准备好却没有来的茨木!

95楼   酒歌狂行

……

回复 84楼:我不是弯的。我很直。我有喜欢的姑娘

96楼   枫叶

不,你就是弯的

97楼   柠檬精

又来了一个知情人!而且看起来是酒给狂行喜欢的姑娘???来来来,有料吗

98楼。

嗷嗷嗷啊嗷有八卦听了!来来来,艾特小伙伴@给里给气,举报!

99楼   给力给气,举报!

我闻到了给气的味道!

100楼   枫叶

是这样的,酒歌狂行为了方便称呼就称呼为j吧(不要跟我提说鸡不说吧,老娘爱说就说)吾友就称呼为c吧。j一直追着我,不知道为什么,听说是因为我高中时期参加了舞蹈团文化祭的时候我的节目最精彩他被我迷住了。然后!这个人就跟着我来到了现在的大学!然后c!为了防止他的挚友沉迷美色!放着市重点不报偏跑来我所在的区重点!倒不是说我这个学校怎么样!而是他的理由啊!“吾不能放任吾友沉迷美色,吾友还有大业未成。”大业??什么大业??搞给吗??然后他就来了。这里需要说明一点,j和c都很好看。但是相较于j而言,有耐心脾气较好的c更受欢迎。

而且至今我们也不知道天天沉迷j的c到底是怎么稳居年纪前15有时候还能前10甚至前5的,他说他要在各方面都足够优秀才能站在挚友身边。可是,你友常年在110名上下浮动啊???蛤蛤蛤???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是这样的,那天我晚自习下课发现c在我教学楼下等我,因为c在我们这里是有点名气的(因为长得好)所以当他看见我就开心的朝我挥手的时候我觉得有点难办了。我过去以后他跟我说了一堆话,大概就是说他已经认同我的能力了,挚友也不再沉迷喝酒,他也该去追求自己的理想了。麻吉当时我就懵逼了。你的理想不是和你的挚友搞比利吗!


 @LOFTER官方博客 我到底为什么被删号?删号可以,给我一个理由,而不是一个帽子,强行扣在我头顶的帽子


事情是这样的,5月5日左右,我照常在写作业前打开了我的手机上的lofter,然后它就无论我怎么刷新,只显示无法连接网络。我并没有多想,以为这个软件又毛病了。所以我就删了,重下,按照记录下的账号和密码又一次登录。但是问题一下子就出现了。

我登陆上去,它让我选择性别,兴趣,我就选了,然后打开个人主页,一片空旷。用qq登录一下别的号,然后搜索如p4,可以看到那个时候搜索还可以搜到我的名字,但是如果点进去看到的就是p5这样的样子。我当时完全懵掉了。

重复登录好几遍我确定了一件事情,我的账号被“注销”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我发了什么导致我会被封号。死的不明不白,就突然蒸发了。

我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看过我以前发文的,真的,你们是看着我从一个傻逼成长为一个智商稍微过得去一点的傻逼的。我就是那个《木叶有群逗比》尴尬的不行的《再也没有下一个18年》《那个,你们有没有人抽到茨木童子啊》(这篇更到一半,茨木干啥去了我好像没讲清楚吧)《非洲部落里非洲寮今天脱非了吗》(更了一篇我就跑去写有没有人抽到茨木了)瓶邪《818我的室友》《abo哨向》以及一万个没有名字的短篇的作者。这么列出来的话,发现自己写的东西真多啊,涉及的圈很多啊

abo哨向文你们可能不记得了吧,我来点一下,老吴和安岩都是藏狐,黎簇是一只腿长三米八的北极兔那篇。818我的室友最后是喜大普本的完结的

我突然发现我写过最污的一批的东西大概就是吴日天吧(不是)

顺便,我打个cp  tag会不会被打死啊